,欢迎光临!
加入收藏设为首页请您留言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童话故事 >> 求你再嫁我一次

求你再嫁我一次

2013-10-06 10:34:08 来源:精品故事网 浏览:85

看着离婚证上的那一行字,再看看新的结婚证,我感慨万千:如果不注重保养,再鲜亮的爱情也会褪色、失效。

分居两年,婚姻亮起了红灯 我和高清明婚后第三年,他辞去公职,到省城与朋友做起了生意。走之前他信誓旦旦地说,不出两年会在省城买车买房,把我接去过幸福生活。 两年过去,车倒是买了,可清明却总不提让我过去的事。我急了,不是三天两头地往省城跑,就是在电话里催清明想法把我调过去,我说:“你先帮我找个单位,买不上房子不要紧,我们可以租房住,反正我不能再过这种分居生活了。”催的次数多了,清明便和我急:“不是不想让你过来,你以为在省城站住脚是那么容易吗?”我一听也来了气:“我知道你根本就不想我过去,要不你为什么买车不买房?你肯定是在那边有了情人!”“你胡扯什么呀!”清明“啪”地一声挂了电话。

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?我决定去省城和清明好好谈谈,若实在调不过去,我也辞职,我就不信凭自己的本事在省城找不到工作! 周末,我踏上了去省城的客车,6个小时后,我已敲响了清明出租屋的门。门打开了,清明一见到我大吃一惊:“你……你怎么又来了?不是上周才来过吗?” 看到他大吃一惊的样子我开心极了,我说:“我又想你了,当然就来了!” 清明仿佛没听到我说什么,脸上并无半点喜色,甚至有些惊慌地把我挡在了门外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正有客人呢!” “客人?”不待我反应过来,一个年轻女人出现在清明背后,系着围裙手拿锅铲,一副女主人的样子。一股热血呼地涌上我的头顶,我呆呆地看着她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也看着我,朝清明一笑,声音干涩地说:“看来我今天来得不是时候。”说完用挑衅的眼光上下打量我,解下围裙,将锅铲围裙朝清明怀里一塞,噔噔地下了楼。走过楼梯转弯处,女人又抬头看了我们一眼,然后才消失不见了。 女人走后,清明独自进了屋,我清醒过来,冲进屋里愤怒地喊:“那个女人是谁?” 我以为清明会嘻皮笑脸地说我疑神疑鬼,可他却沉着脸说道:“本来我打算回家再和你说,没料到你居然来了……现在也不用我多说了。”他脸色发白,声音却铿锵有力。

我不相信似地看着他,以为他和我开开玩笑,可又听他说:“我和她好了半年了。事已至此,离婚对我们俩也许都是好事……”清明声音不大却很坚定。 他话没说完便挨了我一耳光:“好事?当初你潦倒时要我嫁给你,你怎么不说这句话?我按时给你家寄钱时你怎么不说这句话?……我不离婚!我就不离婚!”我满脸泪水大吼大叫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斯文。 本来还犹豫来不来省城,这下我没有什么犹豫的了。我干净利落地办了辞职手续,一个月后,不顾一切来到了省城。我一定要把清明从那个女人的手中抢回来! 我不顾清明的反对搬进了他的房子。我说:“我是你法定的妻子,当然应该和你住一起。”清明无话可说,却坚决地和我各居一室。他以为这样我就没法了吗?我天天晚上端个椅子坐在他的门外回忆我们的过去,我不管里面的人是不是睡着了,我就要说,我要唤醒他对过去的美好回忆。可半个月后,清明乘我外出,留下一张纸条,带着自己的衣物走了。 那天晚上,我守着这套陌生而冷清的房子,毫无节制地大哭了一场。我抛弃一切,千里投奔最爱的那个人,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,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,真想拿刀在手腕上一划,结束这一切烦恼。

可我怎么能忍心丢下自己的父母?他们养我到这么大,我还没报答他们呀!再说,我这样一死了之,岂不是便宜了那对狗男女? 离婚了,却离不了家 以前的单位当然回不去了,收拾起满心伤痛,我决定先找一份工作再说。凭着以前的工作经历,我在一家销售公司找到了一份文案的工作。大半年过去了,我一心扑在工作上,取得了不小的成绩,可我和清明的关系却没有一点好转,他不和我见面,甚至不接我的电话。我其实也劝自己,放弃算了,却总是有些不情愿,于是就一直拖着。 一年后,新的环境、新的朋友,慢慢打开了我的心灵,我如今死守的这段婚姻,对于两人都是痛苦,要它有何用呢?思前想后,我找到清明,告诉他我同意离婚。 我和清明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,我搬进了公司的宿舍。

五个月后的一天,我突然接到清明的电话,他声音哽咽,要求我与他一起回老家一趟。原来,他才接到电话,他妹妹出了车祸,生命垂危。我和清明连夜赶回了家,妹妹还在重症监护室里,昏迷不醒。清明的母亲坐在室外的椅子上,见到我们,一下扑进我们的怀里大哭起来。清明父亲在清明12岁时就去世了,眼看女儿又遭此横祸,清明母亲的精神几乎垮了。我抱住这个已经不是我婆婆的人,不停地安慰她:“妈,没事的,没事的,小燕会挺过来的,她身体那么好,没事的……”说着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。我和小燕感情一向不错,情同姐妹,我不敢想像,那个常常和我开玩笑的漂亮女孩会真的离开我们。

一个星期后,小燕度过了危险期,病情渐渐稳定下来。医生说,如果小燕不能得到更好的治疗,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会瘫在床上,建议我们将她转到省医院继续治疗。当天我们就将小燕带回了省城。 小燕住进了省医院,清明母亲全天陪护,我对自己的去留感到了说不出的矛盾。我和清明已离婚,现在已没有任何义务来管他家的事。可我这个时候走开,理由充分,却太没情义。正在为难之际,清明求我能搬回来住,他不想让妈妈知道我们已离婚的事。他说,如果妈妈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知儿子离了婚,她肯定受不了。“小秋,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,可求你看在小燕和妈妈的份上,再帮我这一回吧。”

我留了下来,担当起一个儿媳和嫂子的责任。 每天我来往于医院与家里。在家里做可口的饭菜送到医院;在医院,帮小燕翻身、擦身、换洗衣物。而清明现在一下班不是去医院就是回家做饭,从来没有这样勤快过。好几次我见他手机响,他瞄一眼号码就关了机,然后心虚地看看我,我则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转过了头。 一天,他告诉我,他的手机号码换了,我应一声没说话,他突然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。我吓得往旁边一躲,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 “我向你陪罪。我知道自己罪不可赦,可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句对不起,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报答你的大恩大德……”他咬着嘴唇,低着头。

“我对你没什么大恩大德,小燕对我一向不错,我照顾她是当她是我妹妹……”我不会因为照顾了小燕,就让清明感谢我。那样的感谢,我不需要! “我和那个女人早散了,彻底散了……真的,就为这我才换了手机号码……” 我恶狠狠地朝他吼:“别说了!你和她散了关我什么事?你换手机号码关我什么事?”说完,我躲进了卧室。

三个月后,小燕出院回家休养,情况一下变得复杂起来。 这两室一厅的住处,小燕没回来前,婆婆晚上在医院做全天陪护,我和清明各住一间,现在怎么办呢? 我要求和小燕住一间,婆婆却说:“你们小夫妻好不容易团聚了,怎么又让你们分居?”我有些尴尬,赶紧说:“妈,你在医院陪了三个月了,应该好好歇歇了,以后晚上我来照顾小燕……”不容分说,我将小燕的东西搬进了自己的屋,让清明和他妈妈住另一间。 这份情不是感谢,是爱 照顾病人是个辛苦而单调的事。每天晚上我都得起来好几次,为小燕翻身、喂水,侍候她上厕所……小燕恢复得不错,已经能拄着拐杖慢慢走几步了。可我白天上班,晚上睡眠不足,几个月下来体重减了十多斤,有一次竟然昏倒在客厅。清明妈妈坚决不让我再照顾小燕,将自己的被子搬到了小燕的房间。 这天晚上,我和清明这对已离异的夫妻住在了一起。

清明将一床棉絮铺在了地上,自己睡了上去,我也没客气,在床上躺下了。 我以为那晚我们会相对无言。谁知清明竟然说起话来。一开始我没明白他在说些什么,后来才听清,他在说他和那个女人的事。我想拦住他的话头,他却干脆坐到了我床头:“我不说,我们就永远不知道婚姻是怎么出了故障。一切都是我错,可难道你就没一点儿错……” 他说:“也许我不应该花钱买车,应该先买房。可我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交通工具,买车是为了工作需要。还有,每次你一来省城,总是希望我带你出去玩,可做生意的人是没有假期的,况且一闲下来我只是想躺在家里睡觉。你看到我在外与人吃喝,骂我脏衣服乱丢,从不打扫屋子,可你看没看到我平时的劳累……也许,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分居两地,创业是两个人的事,只有共担风雨,尝尽辛酸,也才能分享阳光,体会幸福……那个女人,可能也就是和我共担了那段时间的风雨,我才对她有了感情……” 清明说这番话时,我一句没吭,只是感觉有凉凉的东西慢慢从自己的脸颊滑落。

清明擦去我的泪,然后掏出一样东西放在我手里。我一看,那是一张写着我名字的房产证。我吃惊地望着他,他说:“我把车卖了,买了一套二手房。房子不大,可足够我们四口人住了。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,你一个人住也行——6年前,我是拿着一束花向你求婚的,现在我拿这个向你求婚,求你再嫁我一次……小燕出事的这段时间,我重新认识了你,也重新认识了自己的感情,我想明白了,我真正希望走在我身边的人是你。” 那一晚,泪水打湿了我的枕头,为自己也为清明。我恨清明,为什么这些话不早一点儿说,我又庆幸,虽然晚了点儿,可我终究听到了这一席话。

三个月后,小燕基本康复,和妈妈一起回了老家。把她们送上回家的客车后,我和清明去办理了复婚手续。办事员接过我们的离婚证,在上面按下了一枚印章:已登记结婚,本证失效…… 看着离婚证上的那一行字,再看看新的结婚证,我感慨万千:如果不注重保养,再鲜亮的爱情也会褪色、失效。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刻,而这两本证件我会永远珍藏。
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网名:
评论:
验证:
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查看所有评论(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赞助商链接